与君共醉-托托快到碗里来!

叶受纯食一只,只吃叶受相关cp。头像来自阿语@Ayutur,沉迷托托无法自拔

【张叶】恋爱计划

#咸鱼了几天来码个字攒人品,私设多如山
#医患paro,虽然感觉我糟蹋了一个好梗……
#人物ooc,情节神展开,慎入
#全文只有菜单高大上系列

荣耀医院,是一座神奇的医院,他囊括了各个医学领域的精英,各种疾病治疗成功率高达90%,在国内十分出名。

其中,叶修是荣耀医院最为著名的心理医生,经过他治疗的病人基本都康复了,他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心理医生。

然而我们这位颇负盛名的心理医生此时正在为自己的工作而苦恼着。

张新杰,男,霸图公司总裁秘书,有房有车有钱,抑郁症患者

叶修看了看手上的病历,又抬头看了看坐在他面前的男人,再三确认这是他的病历后,揉了揉眉心,他觉得,给张新杰下诊断的医生也许需要去脑科或者眼科。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面前这个眼神锐利,一脸冰冷,衣着一丝不苟的人就是这个所谓的抑郁症患者。

讲真,张新杰这个样子说有抑郁症,叶修还真的不信,说他有强迫症或者是个忄生冷淡可信度倒还高一些。

如果张新杰真的是抑郁症患者,并且是因为抑郁症才变成了这样,那么……叶修想了想张新杰变成他的同事魏琛的样子,深深觉得为了世界和平,张新杰这病还是不治为好。

不过既然张新杰既然来了,他就不能不治。

叶修正了正神色,拿起病历本开始问道:“张新杰是吗?看这上面说你有抑郁症?那就给我说说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吧。”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像是背书一样开始说道:“六点起床,六点十五分开始晨练,六点五十分结束晨练去洗澡,七点十分做早餐,七点三十分吃早餐,七点五十分开车去公司……”

“停停停停!”张新杰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叶修再次看了看病历,深深的觉得那个医生真的需要去看脑科了,这作息时间,分明是一个强迫症重度患者好吗!

“张新杰,是谁给你下的诊断说你有抑郁症的?”叶修还是决定找那个医生好好谈谈人生,这分明是在耽误病人治疗,这严重点都可以算得上是变相谋杀了。

“魏琛。”张新杰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要问这个,但是他还是回答了。还要五十分钟,张新杰抬头看了眼时钟,默默在心里的计划表上打了个勾。

叶修被噎住了,虽然说魏琛平时真的不靠谱,但是在这方面他还是不可能出错的,那么,只能先看看情况了。

放下病历,叶修找了个较为随意的姿势靠在椅子上,问:“你最近有没有遇见什么让你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有没有非常讨厌的人?”

“有,”张新杰点点头,说,“我失恋了。”

又是一个因为擅自脱团而遭受了团长惩罚的脱团狗,叶修冷漠的勾了勾嘴角,不过知道病因,再对症下药就方便多了。

起身倒了两杯水,递给张新杰一杯,叶修问:“可以和我说说你们之间的事情吗?”

叶修已经做好了看着张新杰痛哭流涕哽咽的说他和他那位前任之间惊天地泣鬼神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凄美爱情故事的准备,结果张新杰这人不按套路来,他告诉叶修:“我喜欢他,他不知道,所以我失恋了。”

……什么鬼逻辑,你这完全不是失恋,是恋都没恋吧!叶修有些冷漠,我瓜子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说这个?!

“所以你这是暗恋?”叶修有些失望,本来都做好听大戏的准备了,谁知道张新杰居然不是一个按套路来的人。

张新杰明显看出了叶修的失望,但是他也没有点明,回答道:“嗯,是。但是现在我想追他,想请你帮忙出点意见。”

叶修有些无语,他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开一个网页,然后将笔记本电脑转过去对着张新杰,说:“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是一个心理医生,而不是恋爱咨询师。如果你想要咨询恋爱方面的问题,我建议你去这里。”

张新杰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四个大字:x度知道。

张新杰轻轻叩击桌面,说:“但是我付了钱,而且我的病因就是因为我失恋造成的。既然你是医生,那么你就有责任治好我的病。”

“那好吧,”叶修有些无奈,“那你凭什么说你有抑郁症?”真的,现在就是打死叶修他都不相信张新杰有抑郁症了。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到某一页,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就工作方面统计,这个月以来,我失误的次数为57次,与上个月同比增长200%,且经常无法集中精神,有时会出现幻觉,食欲不振,情绪低落,对工作没有以前那么有热情,与旁人交流减少,以及医生的确诊。综上,”张新杰合起本子,“结论是,我患有抑郁症。”

……他说的好有道理叶修竟然无法否认。

叶修向后一倒,靠在椅子背上,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好吧好吧,那哥就当一回恋爱咨询师好了。”

反正不是我出钱,而且还是给我送钱来的,他乐意花大价钱来找个半吊子的恋爱咨询师是他的事,啧啧啧,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以上来自叶修此时的心理活动,反正不是他出钱,他无所谓,正好心理科最近没经费,荣耀医院的规矩一向是按病人缴费给各个科室拨经费,否则就只有保底的经费,多交点钱就多点经费,叶修也乐的张新杰来给他们送钱,蚊子再小也是肉,聊胜于无嘛。

既然张新杰这么要求了,叶修也就勉为其难的充当着这个半吊子的恋爱咨询师,想了想自家妹妹平时看的那些恋爱小说,有些迟疑的说:“那这样,要不你明天先打电话约她出来吃个饭?诶我说她认不认识你啊?”

“认识。”张新杰点了点头,“实施后再找你商讨下一步。”

说着,张新杰看了看手表,礼貌的说:“时间到了,我先走了,叶医生。”

“那就到时候再说了,恕不远送。”叶修懒洋洋的挥了挥手,目送着张新杰离去。

不得不说,叶修还是非常敬业的,自从接下了张新杰这个病人,叶修就开始认真查看网上各种恋爱宝典,力求把自己变成一个理论上的巨人。

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下午下班时,叶修关上电脑,伸了个懒腰,揉揉太阳穴,努力把这一天看的那一堆追爱宝典什么的消化消化,刚准备下班,就听见有人敲了敲门。叶修回头一看,是张新杰。

“你好,叶医生。昨天的计划非常成功,我们愉快的共进了一餐。那么接下来我需要做什么?”张新杰站在门口,似乎是没有意识到叶修已经准备走了。

叶修有些尴尬的冲他笑笑,说:“张先生,你看这回儿我也下班了,我还要吃饭,哥都要饿死了,要不咱们明天再商量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理由,张新杰早有准备,他看了一眼钟,走过去拿过叶修手上的公文包,一遍带着叶修向外走一边说:“抱歉,我习惯制定一个完整严密的计划,所以今天必须规划好明天做什么。没吃饭不要紧,我也没吃,我们讨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顺便去吃饭。”

叶修被张新杰如此的自来熟给惊呆了,不过既然他愿意请客,那叶修也就勉为其难的去吃一顿好了,不管怎么样,总比在家吃泡面好吧。

张新杰开车带着叶修来到了一家饭店前,停好车后便带着叶修轻车熟路的往包间走去,一看就是常客。

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这华丽的装潢,叶修忍不住打趣他道:“哟,没看出来啊,张先生,你平时还经常来这种地方吃饭啊,啧啧啧,不愧是有钱人。”

对于叶修的调侃,张新杰并不在意,他打开包厢门,侧过身,示意叶修先进去,一边不紧不慢的说:“这是霸图旗下的产业,公司高层在这里都有专属的包间。另外,既然不是在工作时间,你可以不必用敬语。”

叶修随意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随手拿起菜单翻了翻,笑道:“哟,那我还挺幸运的啊,我也没来这里吃过,就麻烦张新杰大大帮我点份餐呗?”

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叶修将菜单抛给张新杰,靠在椅子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张新杰将公文包放在一旁,叫来了服务员,也没有看菜单,直接说:“ 一份鱼翅粥,一份燕窝粥,两份佛跳墙,两份von Essen platinum Club Sandwich(三明治),两份夕张哈密瓜,再打包一份 Chocopologie by Knipschildt(巧克力), 一份La Bonnotte 土豆饼。”

“好的先生,请稍等几分钟。”服务员快速记下张新杰所点的食物,然后离开了包间。

张新杰换了一个较为放松的姿势,双手在桌上微微相搭,看着叶修,说:“今天我确实把他约出来吃了顿饭,那请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那她有什么反应吗?比如说很高兴之类的?”经过一天半时间的狂补,叶修自觉已经可以装成一个资深恋爱咨询师了,他想了想,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看了看叶修,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遮住了眼睛里笑意:“还好,就像是平常一样,没有特殊反应。”

没有特殊反应?叶修皱了皱眉,看过的书在脑中快速掠过,最后叶修敲定了下一步计划:“你先和她多相处相处,培养一下感情,然后请她去逛逛街看看电影,然后再视情况订下一步计划。”

“好。”张新杰微微颔首,又状似无意的说,“叶修,能否将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因为我接下来工作有点忙,可能没办法直接去医院找你了,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叶修有些犹豫,但是看着张新杰一脸正气面无表情,还是将手机号码给了张新杰。当他刚想说什么时,服务员礼貌的敲了敲门,然后推着餐车进来了。

将张新杰所点的餐在两人面前摆好,又放下一个精美的纸袋,服务员微微欠身,面带微笑的说:“二位请慢用,这是您要的打包食物。”

说完,服务员便离开了。张新杰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海鲜粥,说:“食不言,寝不语。先吃饭,有事吃饭后再说。”

无奈叶修也只能咽下还没说完的话,先吃饭。可是等吃完饭后,叶修哪里还记得他一开始要说什么,直接被张新杰送回了家,等坐到家中,看着张新杰打包回来的夜宵时,才失笑出声,点燃一根烟,自言自语道:“啧啧啧,不愧是做商业的,心真脏。”

接下来好几天,叶修果真没有再见到张新杰,不过张新杰每天晚上都会跟他说他们的进度,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聊天中,叶修发现张新杰其实并不是他想像的那种强迫症患者,他其实只是做事严谨,但是知识面广阔,思维逻辑缜密,与叶修很有共同话题。嗯,除了作息时间表这一点,很有共同话题。

“叶修,我今天约他去看电影,他没答应,还生气了。”

叶修正在吃晚饭,却突然接到张新杰的电话,叶修首先愣了愣,随后让张新杰赶紧跟他说说什么情况。

“我一直在和他保持联系,但是今天我听说有他喜欢的电影,我约他一起去看时,他拒绝了我。而且似乎有些生气。叶修,我的计划是不是出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感觉张新杰现在很迷茫,甚至,要哭了。叶修赶紧放下筷子,咽下嘴里的泡面安慰道:“那这样,你这几天继续和她联系,等过两天约她去爬山,看看她的态度。”

过了一周,张新杰有些激动的告诉叶修,他答应和他一起去爬山了,但是他想见见叶修。因为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是叶修在帮助张新杰,所以想见见他。

本来叶修是想拒绝的,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便来到了郊区的山脚,果然在看见了早就等候在此的张新杰。

叶修走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新杰,问:“张新杰大大,怎么一个人?你的女朋友呢?”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难得的有些紧张,他看着叶修,说:“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叶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以后的恋爱计划表我来做,作息时间表你来调。”

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哥能拒绝吗?”

“你可以拒绝,不过,拒绝无效。”张新杰难得的笑了起来,他环住叶修,说,“这一次是强制买卖。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医院投诉你对于患者态度恶劣。”

“行了行了,哥答应你还不成吗,真的是,还有没有人权了,要不是我给你这个机会,没戳穿你,你还真以为我会察觉不带你是在追我啊!”

“那从今往后的恋爱,就必须按照我的计划表执行。”

“是是是,你开心就好,呵呵。”

不过想也知道,叶修怎么可能会这么听话呢,所以,心脏与心脏的较量才刚刚拉开序幕。

小剧场:

【一】

张新杰:写我有抑郁症

魏琛:那可不行,老夫很有医德的。

张新杰:两条烟,还有,我喜欢叶修。

魏琛:别说两条烟,就是两打烟……等会,你说什么?你喜欢叶修?!你不会是想借这个去找叶修吧?行行行,老夫还是很乐意当个好人的。

张新杰:谢谢。

魏琛:诶别忘了老夫的烟!

【二】

张新杰:我一直在和他保持联系,但是今天我听说有他喜欢的电影,我约他一起去看时,他拒绝了我。而且似乎有些生气。叶修,我的计划是不是出错了?

张新杰面无表情的一边看着从网络上x度出来的小言台词,一边切着洋葱,力求还原原台词上所说的有点茫然又快要哭出来的感觉,虽然茫然好像装的不太成功。

叶修:【咦张新杰那里怎么有隐隐的切东西的声音?】

评论(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