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共醉-托托快到碗里来!

叶受纯食一只,只吃叶受相关cp。头像来自阿语@Ayutur,沉迷托托无法自拔

【all叶】魔王,勇者叫你回家睡觉!(下)

#私设有,bug多,人物ooc,慎入
#此篇是上章没写完的cp……上篇→黄/周/平/肖x叶
#再一次,不知不觉,就爆了字数,我可能写了个假段子……
#我说这是段子你们信不……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一起生活之后的后续

【五】

“轰——”爆炸声在山脉中响起,在弥漫的烟雾中隐隐可以看见一个人影,他身着皮甲,带着护目镜,腰间挂满了弹夹,戴着半截指式的手套的手撩起半湿的栗色头发,脸上是一片冷漠的神情。

张佳乐摸了摸腰间半空的弹夹,心里有些焦急,他的弹药已经快用完一半了,如果接下来仍然找不到巨龙所在,那么他就必须收手回去,否则就算他找到了巨龙也没有足够的弹药能打败他。

张佳乐来这片山脉寻找巨龙并不是为了救回公主,而是为了给他的好友孙哲平报仇。他在途经兽人族时本来打算找自己的老朋友孙哲平聚聚,却被告知孙哲平于一月前出发前去消灭魔王,至今仍未回来,也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与此同时听说前去消灭魔王的人族剑圣,精灵族王子,大陆上唯一一名机械大师也仍然没有消息,恐怕他们都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张佳乐当时就懵了,最后他咬着牙只身来到了这片山脉,准备替孙哲平报仇。

孙哲平已经是他仅剩的唯一一个知交好友了,总不能他死了连个替他报仇的人都没有。

最后几个炸弹,仍然找不到他就走,张佳乐咬咬牙,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张佳乐在上面一手一个炸弹炸的不亦乐乎,这可就苦了正在洞穴里睡觉的叶修,好不容易借着四人回去处理事情,而苏沐橙又刚好去找她的好友楚云秀的机会能够好好的睡上一觉,结果外面就不知道来了哪个疯子轰隆轰隆的炸个不停,跟个压路机似的。

被吵醒的叶修直接拎着千机伞就走了出去,他倒要看看是哪个智障一直在上面跟个压路机似的“突突突”。

而这个智障此时正准备撤退。

看着将周围炸的一片狼藉之后就准备跑的张佳乐,叶修挑了挑眉:“张佳乐你胆子肥了啊,敢来我这里闹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恩人的?”

“你你你你你……卧槽!叶秋?!”听见熟悉的声音后转头一看就看见叶修的张佳乐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你没死?!”

“更正一下,我叫叶修。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啊?”对张佳乐的反应有些意外,但这并不影响他想要痛揍张佳乐一顿的想法。

然后叶修就遭到了张佳乐的非礼,张佳乐冲上来把叶修抱在怀里从头到脚都摸了一遍,在这方面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叶修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没把张佳乐甩出去,他一巴掌糊开张佳乐,说:“干嘛呢干嘛呢,乐乐你谷欠求不满也别对我动手动脚啊。”

然而张佳乐的反应却吓了叶修一跳,他两眼微红的看着叶修,眼里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水雾:“你真的没死……”

“怎么了?我不是好好的吗,谁告诉你我死了?”看出张佳乐此时的情况不对劲,叶修主动伸手抱住张佳乐,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抚着。

张佳乐是叶修救回来的,确实算得上是他的救命恩人,叶修遇到张佳乐时他正在被敌人追杀,而叶修那时刚刚从兽人族的领地跑出来准备换个地方继续看风景。

当时叶修临时在山中找了个山洞过夜,半夜却被一阵浓重的血腥味熏醒,一睁眼便看见一个人倒在离自己只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叶修放了个照明术,看向倒在地上的张佳乐。

这一看可就真的把叶修吓到了,张佳乐浑身是血,脸色苍白,背上一支长箭穿胸而过,身上还有被魔法击中的痕迹。

此时山洞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叶修想也不想的一个火龙甩过去,来人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便被火龙烧成了一碰灰烬。

现在还能怎么办,人也救了,追兵也杀了,只能好事做到底了呗。叶修无奈的摇摇头,一边替张佳乐把箭拔出来一边用光系法术替他疗伤,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句,龙族真的是一个超级bug的存在,无论你是什么系的巨龙,只要你是条龙,就能用各系的魔法,哪怕系别正好相反。

于是当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伤基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待他郑重的向叶修道完谢后叶修好奇的问他:“你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才会被这么追杀?”

等张佳乐将事情原委说出来后,叶修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了,原因无他,因为张佳乐实在是太倒霉了。

张佳乐本来是想来帮助他的好友孙哲平一起攻打魔族的,结果路上正好碰见一个贵族家里窝里斗,他当时就睡在贵族儿子请来的杀手的隔壁,半夜迷迷糊糊爬起来上了个厕所,结果路过时发出了一点动静,愣是被那个心里有鬼的贵族儿子认为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于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追杀就此展开。偏偏那个贵族儿子又不差钱,杀手一批一批的来,饶是他再厉害也经不住这个车轮战。

叶修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他只能安慰的拍了拍张佳乐的肩。张佳乐倒也看得开,听说叶修是从兽人族过来的,便问了问情况,得知战争已经结束后就打算回家,叶修想了想,反正一个人也是无聊,便决定和张佳乐一起走。

从叶修的角度来看,这段旅程十分愉快,还让俩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这是一次十分完美的旅程。只可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张佳乐发现了一个挺让自己惊恐的事情,他喜欢叶修。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呢?张佳乐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在叶修一次次看似嘲讽实则关怀的语气下,也许是在叶修一次次做着一些微不足道却又十分贴心的小事上,也许是在叶修一次次和他斗嘴上,总之,当他发现时,他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下定了决心后,张佳乐就打算展开自己的追人计划,正好过两天孙哲平也要到了,刚好可以把叶修介绍给他认识认识。只可惜,还没等孙哲平到,叶修就不见了。

而叶修不见的那一天,张佳乐正好遭到了久违的刺杀,不过这次,是他的老对手派人来做的。

可想而知当张佳乐发现叶修不见了的时候那种仿佛一瞬间天都塌下来了的心情,他不想相信,却又无法说服自己不相信,叶修是不会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的人,除非……

最后暴怒的张佳乐以无可匹敌之势杀了他的老对手,但是,叶修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既然你没死,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张佳乐死死盯着叶修,语气中满是愤怒。

叶修尴尬的笑了两声,撇开视线不去看他:“不是你说老孙要来了吗,我不想见他,就走了,我给你留了纸条,你没看见?”

“没……卧槽那是你留的纸条?我以为是垃圾就随手扔了……”张佳乐突然想起来他确实在叶修房间靠近垃圾桶的位置看到过一张叠起来的纸,现在看来大概是被风吹掉了。

不过叶修这么一说张佳乐倒是回过味来了,他眯着眼睛看向叶修,眼睛中沉淀着危险的气息:“大孙是来找你了?他在你这里?你说你叫叶修,就是当初大孙说他跑了的那个媳妇儿?”

看着叶修瞬间变了的表情,张佳乐笑了:“老叶,你可以啊,这么说,其他三个人也是在你这里了?我在外面难过的要死,你就在这里逍遥自在?你就这样对我?”

见叶修不回答,张佳乐知道自己拿住了叶修的软肋,也不愿意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强硬的按住叶修来了一个热吻,说:“既然如此,我想你也不介意再多我一个吧?”

叶修对阵张·黑化·战斗力翻倍·佳乐,完败。

【六】

最近荣耀大陆很火的一件事就是,魔王叶修掳走了公主苏沐橙,国王正在召集勇士前去解救公主。

不过很快,另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就蹿到了与魔王掳走公主的事情一样火的高度。

那就是,向来很神秘的人鱼族的下一任族长喻文州要定婚了,请帖发到了荣耀大陆的各个地方,由于事先没有任何消息,所以大家都对女方持有高度的好奇,可惜喻文州把她藏的太紧,任凭众人想尽各种办法都没能打听到任何消息。

与此同时,叶修的洞穴迎来了一大波人鱼。

看着眼前浩浩荡荡的人鱼大军和一大堆礼物,叶修有些头疼,他看着身边一直温和的笑着的喻文州,有些无奈:“文州你这是做什么,你们人鱼族三分之一的财富都被你带出来了吧?”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往叶修方向靠近了一些,笑着说:“巨龙不是都喜欢闪亮的东西吗?这些都是族内比较闪亮的东西,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我再让他们拿回去就好了。”

叶修也是很无奈,他随意的扫了两眼密密麻麻长的令人发指的礼单,挥了挥手说:“不喜欢,你拿回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比起这些,我更希望你送我几箱子烟草。”

喻文州终于成功靠近了叶修,他捏了捏叶修的手指,仍然是一脸笑意:“只有这个不行。叶修,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看叶修一脸茫然的样子,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阴郁了起来,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他亲昵的揉了揉叶修的指腹,说:“叶修你答应过我的,等我成为族长,你就嫁给我。”

“什,什么?!”叶修吓的整条龙都不好了,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还是说,这又是喻文州在诳他?叶修怀疑的看着喻文州,越看越觉得很有可能,毕竟喻文州这家伙,切开全是黑啊!

“在海边,你刚来的时候,你答应过我的。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来?”喻文州提醒道。

听喻文州这么一说,他倒还真的模模糊糊有点印象,那时候是他刚从龙岛偷跑出来,就掉在了荣耀大陆最南边的海边。

那时候还是少年的叶修也没有与人相处的概念,只是觉得这样每天来大海边上玩玩,然后去树林里找点吃的,最后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的感觉很爽,很自由。但是时间长了就未免会心生厌倦,而叶修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了喻文州。

叶修像往常一样,吃饱喝足后准备去自己经常趴着的那块大岩石上晒太阳,却发现那里早就被一个人占领了,嗯,或许也不能算是人?叶修看着对方下半身那条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蓝色鱼尾,有些不太确定。

“你好,我叫喻文州,很抱歉占用了你的位置。”经常来偷窥【划掉】观察的喻文州自然知道这个地方是叶修最喜欢趴着的地方,所以他早早的就在这里等着叶修。

“我叫叶修,你有什么事吗?”与喻文州一样,半浸在水里,趴在岩石上,叶修懒洋洋的问道。

喻文州有些出神的看着叶修,突然说道:“我想看看你的原型,可以吗?”或许是同为非人族的原因,喻文州直觉认为叶修也不是人族。

彼时叶修还没有后来那么老练心脏,于是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喻文州的请求,一只黑龙便出现在海里。不过也就过了一会儿,叶修就又变回了人形,懒洋洋的趴在石头上。

当时的叶修只能算是幼生期,龙型又小又萌又可爱,一下子就戳中了喻文州的萌点,于是从小就已经有点小心脏的喻文州伸手戳了戳叶修还有点婴儿肥的脸,认真的跟他说:“叶修,你嫁给我好不好。”

“我是男的。不能嫁给你。”

“可是我想娶你。”

“你和我都是男的,我们……好吧好吧,要是你能当上你们族的族长,那我就答应你。”原本还想拒绝的叶修看着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喻文州,无奈的答应了。不过他加了个条件,按他的想法,既然龙族里换一任族长得几百年,那其他种族估计也差不多,说不定到时候喻文州就忘了这回事了。

之后他在那片海岸边待了很久,与喻文州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喻文州也没有再提过那回事,叶修也就自然而然的忘了,现在想想,叶修真的只能感叹一句,心脏,真特么心脏。

喻文州可不管这些,他抱紧叶修,眼底一片阴沉:“更何况,你是我早就定下的妻子,凭什么要我拱手让人?”

恭喜叶修,您获得喻·心机·文州一人,现已为你加入后宫【攻】豪华套餐。

【七】

“神说,黑暗与光明相依相成,有黑暗的地方必有光明。”身着白色长袍的教皇拿着权杖,一脸严肃的指着叶修。

“所以你就来了?张新杰,你不像是这么无聊的人。”叶修用一种“你编,你继续编,我看你能编出个什么花来”的眼神看着张新杰。

“叶修,你已经被黑暗侵蚀了,不要再执迷不悟,放过那六个人,接受光明的洗礼吧,过去的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我会陪伴你,直到你的身心被彻底净化。”对叶修的眼神视若无睹,张新杰一脸大义凛然。

叶修皱了皱眉,伸手就去扯张新杰的脸,一边扯一边嘟囔:“不对啊,张新杰不是这样啊,难道又是谁在开玩笑?”

张新杰的性格确实不是这样,与他相处过几年的叶修十分有发言权,当时的叶修可谓是四面楚歌,哪都不能去,北方有孙哲平张佳乐虎视眈眈,南方有喻文州守株待兔,东方有肖时钦全城搜找,西方还有个周泽楷在那蹲着,而叶修又不想回去,那么问题来了,他还能去哪呢?

答案当然是被光明教廷把持的大陆中央了。

叶修遇见张新杰的时候张新杰还不是教皇,只是一个地区的主教而已,但是他这个主教最近过的很不如意。

原因就是张新杰在光系魔法上的天分太高了,一个能力出色的下属总是会受到君主的猜忌,更何况是传承千年内部腐朽的光明教廷,教皇可是很害怕张新杰的能力会超过他从而使自己丢掉这个位置的。

所以张新杰在其他主教的嫉妒打压,教皇的放任下,被派到了与魔族接壤的偏北地区。

叶修知道事情原委之后,简直被教皇的猪脑袋给惊呆了,扼杀天才保证自己的位置什么的,你也得看情况啊,光明教廷与魔族向来势不两立,把这么一个好苗子丢到这种危险地带,不被魔族杀死才怪,而光明教廷没有了厉害的继承者,覆灭也是早晚的事。

叶修并不是同情光明教廷,他只是有些可惜张新杰而已,反正趁着自己暂时在这里,帮他一把总是没有问题的吧。

于是张新杰很明显的感觉最近的来自魔族的刺杀越来越少,就连魔族的进攻也不是那么激烈了。他知道一定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意图。

把刀从一个魔族的脖子中抽出,随手甩出一朵火焰将尸体烧的干干净净,叶修靠在墙壁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低声自语道:“啧,看样子魔族挺重视这家伙的啊,才一个月就来了十七波暗杀者。”

“有劳阁下了,能否请阁下现身,我们谈谈如何?”张新杰的声音在黑夜中突兀的响起,但叶修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从暗处走出,看着这个年轻的主教。他知道以张新杰的能力,恐怕早就发现了自己在暗处帮他,所以这场商谈迟早会有。

“我叫叶修,你不用问我为什么帮你,我帮你是有目的的,我希望你能成为教皇。”叶修很干脆的随便编了个理由告诉了张新杰,不过很明显张新杰不信他。

“你想要什么?我不相信你废这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让我当上教皇却什么都不要。”

啊果然不好糊弄。叶修有些头疼,张新杰一看就是那种聪明的人,普通的理由肯定混不过去,那么,想想自家那个光明系的弟弟,叶修说:“我要教皇权杖上最小的那个光明石。”

最小的光明石?张新杰有些惊讶,光明石虽然很稀有,却也不难找,就算是教皇权杖上的光明石也就是光系能量比较强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不过看叶修这么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理由不选择这样一条对自己有益的道路呢?

话虽如此,但是在和叶修相处的过程中,张新杰却越来越怀疑叶修所说的初衷,叶修出手阔绰,对财物也不是特别在意,会的东西又多又杂又精,实在是没理由会为了一颗小小的光明石而帮助自己。

但要说叶修另有所图吧也不像,叶修就是那种懒散随性,对什么东西都不上心的人,哦,除了烟草。

张新杰实在想不通叶修为什么会帮他,但是他却又隐隐希望叶修就是纯粹的想帮他,不掺杂任何利益的那种。

张新杰想,就算现在他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就像他在面对叶修时明明的悸动一样,时间会给他最好的答案,他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很可惜的是,张新杰也没能逃脱之前那些人的命运,在他还没有成为教皇的时候,叶修就已经不见了。

时间的确给了他最好的答案,只可惜,当他想明白时,叶修已经离开了。

所以当他再次听到叶修的消息时,他立马安排完了所有的工作,日夜兼程的朝这里赶来,只可惜,作为一个和其他人相比战斗力低了几条街的奶爸,他慢了不是一步两步,而是差点被甩的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新杰一把把自己的手拿下来,然后像是在自己住处似的巡视了一圈,特别不客气的挑了一个空房住了下来,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特么都是第几个人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很好集齐七个了让我们来开心的召唤神龙吧!

【八】

然后叶修如愿了。

他真的召唤出了龙。

不过不是神龙,而是他的弟弟叶秋。

“混账哥哥你给我回家啊!”洞穴中亮起了一个耀眼的传送法阵,一个长的与叶修十分相似的人怒气冲冲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把拖起叶修就想把他带进传送法阵。

讲道理叶秋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他才是那个和叶修最亲近的人,人族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近水楼台先得月,怎么换到他这里就行不通了。

叶修从小逃家也就算了,路上还勾搭上了这么多大尾巴狼,勾搭上了这么多大尾巴狼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没能在那群大尾巴狼把自家哥哥叼走之前阻止他们,等他来的时候,叶修早就被啃的连渣都不剩了。

都怪龙岛消息不灵通!叶秋恨恨的想。不过想想接下来只要把叶修带回龙岛,那就是他的天下,无论那群大尾巴狼再怎么蹦跶也没办法上到龙岛上来,叶秋就感觉自己身心舒畅,手上的力道又大了一分。

可惜被叶秋视为洪水猛兽的其他人也不是傻的,张新杰直接一个光系魔法就轰在了传送阵上,从外面赶回来的众人也纷纷各施手段,炸弹和自爆兽的爆炸声,各系魔法的华丽特效,箭支的撞击,重剑的劈砍,叶秋眼睁睁的看着传送法阵在他踏进去的前一秒破碎,他的心也跟着一起碎了。

“混账哥哥你给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情敌】都丢出去啊!我们要回不了龙岛了!”

“叶修你回不去正好,留下来陪我们如何?”

————END————

【小剧场】

张新杰:叶修,你已经被黑暗侵蚀了,需要进行光明洗礼。

叶修:行行行,洗礼就洗礼,权当用圣水洗了个澡。

张新杰:你有这种觉悟就好。

叶修:张新杰!你给我出去!我指的是用水洗礼不是用你那玩意儿洗礼!

张新杰:我是教皇,我的身体里有充沛的光明之力,这样才能更好的帮你从内到外都好好洗礼一次。

叶修:滚!

评论(3)

热度(210)